亚洲十大博彩公司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戏剧 » 正文

李一桐被嘲?谁把谁“带火”本来就是伪概念

网络上现在出现了这样的议论:李一桐出道以来主演的作品不下10部,合作的流量明星这么多,怎么就火不了呢?在网友整理的“带不火系列”名单里,李一桐名列前茅。李一桐只能在微博上自嘲“我体寒”。


《剑王朝》剧照,李一桐饰演长孙浅雪。



真有所谓“带不火”的演员吗?也真的存在所谓能够“带火”别人的演员吗?


之前于正接受采访时,就对杨紫大加赞赏,他认为杨紫是能够带火男演员的女演员,因为杨紫很会表达感情,“男演员不用演”。于正的说法当时还被批评是“内涵李现”。撇开争议不谈,近两年杨紫的确是主演了不少爆款剧,比如2018年和邓伦的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,今年和李现的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而邓伦、李现也经由这两部剧一跃成为顶流,但李一桐和这两个新晋顶流合作的剧集流量都颇为一般。


与其调侃邓伦、李现不像杨紫有“带火”体质,或者嘲讽李一桐“带不火”,我们不如回到问题的原点:所谓的演员“带火”说,也许本来就是一个伪概念。


于正说杨紫搭谁谁火,可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之后,杨紫与马天宇主演的《我的莫格利男孩》播出,这部剧豆瓣5.8分,反响平平。再试想一下,如果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杨紫不是搭档邓伦,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杨紫不是搭档李现,这两部剧还能成为爆款吗?也很难说。


《我的莫格利男孩》,豆瓣评分5.8,图为主演杨紫和马天宇。



一部剧能否成为爆款,很大部分是机缘巧合下的结果,没有几部爆款是事先预测出来的,那些事先预测的准爆款反倒常常扑街。但大多数爆款有一个共同点——它们不是烂剧,相反,从剧本、表演到制作,它们都是流水线上的合格作品,在此基础上,作品中有某一点击中了普遍性的社会心理。就像《都挺好》的原生家庭,《小欢喜》的中产教育,哪怕口碑差一些的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高甜的爱情也刚好满足了暑期档学生党的需求。


因此,演员火了,不仅仅是哪个演员“带火”的,这背后还有剧本、导演、角色、表演等因素,缺一不可。剧作质感不错,再加上一点运气,名不见经传的演员也能一炮而红。一旦剧作质量不佳,自身表演不佳,十个杨紫也带不动。于正所谓的“不用演”,简直是胡扯。


李一桐所谓的“不火”,既有运气问题,也有剧作质量不佳的问题。像与邓伦主演的《海棠经雨胭脂透》,是一部2017年拍摄的积压剧,故事情节比琼瑶剧还老套,配上明亮艳丽的阿宝色,扑是一点都不奇怪的。与李现主演的《剑王朝》,原小说是奇幻体,剧集变成了武侠剧,剧集延续了小说中复杂设定和拗口名字,观剧门槛过高,再加上剧集本身没有超越武侠剧的地方,也很难破圈。因此,网友倒也别调侃李一桐“带不火”,换其他女演员来也救不了平庸的剧本。


《鹤唳华亭》中,李一桐搭档罗晋。



与罗晋主演的《鹤唳华亭》,就属于剧作挺好、运气不佳的类型。《鹤唳华亭》低调上线,之后《庆余年》上线竞争、分流观众。再加上《鹤唳华亭》的整体基调沉重,男女感情戏份有限,罗晋的流量也的确不及一线小生,林林总总因素下,《鹤唳华亭》成了一部流量尚可的好剧,但离爆款仍有距离。


最后再来说一说所谓的“火”。网上很多人嘲笑李一桐“不火”,的确,如果跟一线小花相比,李一桐无论是人气还是流量都相对逊色。但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,在影视寒冬的背景下,李一桐还有那么多大制作的女一号的戏可以演并且顺利播出,这已经吊打圈内99%的女演员了。影视圈里的顶流本就凤毛麟角,成为顶流可遇不可求,演员们与其执迷于顶流的“火”,倒不如先踏踏实实成为市场愿意选择的演员,有戏演、演好戏、戏演好。这时,外行人所谓的“不火”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
□李愚(剧评人)

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吴兴发

上一篇:《妈妈咪鸭》曝终极海报全阵容亮相3月必看
下一篇:李小璐温馨全家福曝光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